2008年12月4日 星期四

米店老闆傳說(二十六): 做人不要太鐵齒


"米店米店, 這可以抽到什麼呢?"

小抱枕從套子裡探初上半身, 墊著腳尖, 雙手把名為 "米券",
實為 "米店老闆年末抱枕抽獎券"的單子高舉過頭, 努力地想讓米店老闆看得更清楚一點.

"這個米券, 可不可以抽到糖果? 人家想要巧克力..."
米店老闆沒有回答, 只是繼續擦拭皇帝胸像的無聊工作.
小抱枕也許是站酸了, 身體開始有些發抖.

"米券... 米券... 可不可以換巧克力...?"

"米券不是讓妳拿來玩的, 給我." 米店老闆硬生生地把小抱枕手中七彩的紙片搶走,
他眼前的米券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 是一張往上仰望, 帶點錯愕的小臉蛋.

"巧克力... 人家想要巧克力..."
"米券不能換巧克力, 這是政府發放給全民拼ㄐㄐ用的, 這要拿來抽抱枕."
米店老闆的語氣不悅, 顯然對於政府的這項德政感到憤恨.
慷他人之慨也許是最廉價的大方吧, 這點古今中外皆然.

"一人一張米券, 人人都可以來抽獎抱回枕心, 這分明是劫貧濟富!"
一邊咒罵, 米店老闆一邊加重了擦拭胸像的力道, 眼中彷彿冒出火焰.
"明明過年前就會發消費券了, 搞什麼聖誕節還要發個米券, 太亂來了."
"所以, 沒有巧克力嗎?"
"沒有! 這是要把你丟出去的米券, 你會跟著抽到大獎的人滾得遠遠的."
"人家不想離開米店..."
"你以為我喜歡嗎?" 米店老闆重重地把胸像扔到床上, "我虧大了耶, 妳知道自幾身價嗎?"

小抱枕張開雙手, 困惑地張張合合, 想要比出正確的數字.

"米店米店, 如果抽不到巧克力, 那麼讓巧克力把我抽走的話, 也可以嗎?"
"想都別想!" 米店老闆憤怒地把米券撕成碎片, 撒上空中, "我不會把妳交出去的."

"向來只有我越後別人, 不可以有別人越後我!"
米店老闆的怒吼, 與默默低下頭的小抱枕形成強烈對比.

聖誕夜很快就到了, 這一天, 米店老闆店門前擠滿了人潮.
大家的手上都握著半截米券, 熱情似火.
小抱枕換上了新套子, 由大陸阿婆抱上聖誕樹, 而身為店長的米店老闆,
一臉不爽地坐在主席台邊.

"先請這次活動贊助者, 米店老闆為大家訓話."
穿著兔女郎裝扮的司儀小姐把麥克風遞給托著臉的米店老闆, 一句話後, 現場安靜下來.

"我一定要給抽到獎的人死, 你們看著辦好了."

群眾面面相覷, 不知道這句話是幾分玩笑幾分真, 原本喧鬧氣氛冷卻不少.
見過世界的司儀搖搖頭, 拿回麥克風後, 重新炒熱現場.
"那麼, 米券抽獎活動開始, 到底誰可以帶走小抱枕呢?"
司儀高八度的吶喊聲讓群眾們都激昂起來, 人人高舉米券, 勢在必得.
方才的冷場似乎被高熱的體溫摩擦所融化.

小抱枕彎著腰, 經過一陣翻弄後, 從巨大的抽獎箱中, 摸出一張彩色紙來.

"恭喜這位, 編號 99999999的米券持有者, 可以帶回大獎~ 小抱枕!"

一時間, 作廢的米券滿天飛舞, 像是為缺少寒意的會場, 下起祝福的雪.
即使沒有抽中這唯一的大獎, 群眾們依舊想要知道是哪個幸運兒能帶走小抱枕.

"編號 99999999的持有者, 沒有在現場嗎?"
司儀的聲音更尖銳了, 但是聽不到得獎者的回音.

"無聊!" 米店翹起二郎腿, 看著從天而降的米券, "腐敗的聖誕節, 真是無聊."
他視線的彼方面對著聖誕樹上最閃亮的星星 -- 小抱枕, 無奈之情溢於言表.
小抱枕沒有露出絲毫難過或是哀傷的表情, 嘴巴一張一合,
似乎要在震天的喧鬧中說些什麼.

"ALL HIGH 布尼塔尼亞~~~~~~~!!!!!" 米店老闆跟著那嘴型, 一字一字地念出來.
在這剎那間, 堆積在內心的不協調感有了答案.

沐浴在這場不合時宜的白雪中, 皇帝不改威嚴, 安穩地立在桌上.
米店伸出顫抖的手, 將胸像高高舉起.

"ALL HIGH 布尼塔尼亞~~~~~~~!!!!!"

胸像底, 黏貼著一張拼湊回來的米券, 七彩, 與這場雪的潔白有著截然不同的色調.

"ALL HIGH 布尼塔尼亞~~~~~~~!!!!!"
群眾們彷彿聽到了呼喚, 也紛紛跟著喊了起來.
"ALL HIGH 布尼塔尼亞~~~~~~~!!!!!"
司儀引領著米店老闆登上台階.
"ALL HIGH 布尼塔尼亞~~~~~~~!!!!!"
米店老闆面對著聖誕樹頂端, 雙手緊握.
"ALL HIGH 布尼塔尼亞~~~~~~~!!!!!"
小抱枕破涕為笑, 身出了小手.

"皇帝的時代, 過去了." 小抱枕手中的黑色鐵塊冒出火焰, "對吧?"
錯愕的米店老闆雙手逐漸無力, 皇帝胸像轉眼間滑落數十公尺, 摔在地上, 化為碎塊.
"米店米店... 我這樣算不算達成你的願望呢?"

米店老闆的胸口, 緩緩地滲出暗紅的污血, 順著不支的身體流下, 滴在皇帝破碎的眼眶上.

"人家, 一直不希望離開你呢."
第二聲槍響後, 硝煙冉冉升起.
"所以只有你是不一樣的, 只有你可以擁有漂亮的顏色, 只有你, 我一定要抽出來."
第三聲槍響貫穿了米店老闆的肩膀.
"即使被撕成碎片, 即使另一半落在這白色抽獎券的茫茫大海中, 我也要抽出來."
第四聲槍響與第五聲槍響幾乎同時響起, 讓聲音更加駭人.
"巧克力, 不要了."

我不會把你交出去的, 曾經, 你這麼說.

所以, 我永遠聽從你的心願, 並且完成他.

用生命完成他.

五加一, 六顆子彈結束了這場化為紅色的聖誕夜.

曲終人散, 但悲傷的氣旋盤旋不去.
司儀拿下兔女郎髮飾, 惡狠狠地扔在地上.
"搞什麼嘛, 為什麼在我當班時發生意外, 氣死我了."
她不顧自己腳上穿著的高跟鞋, 用力地把流著紅色淚水的皇帝臉龐踏爛.

"所以做人不要太鐵齒..." 她努著嘴, "把人當成什麼了嘛, 你這個自私的奸商."
雖然心中的不平與鬱悶無法散去, 但是她卻對一個少女偏執的勇敢毫無責備之意.

要是時間回到十年前, 當時被掛在樹上的自己能夠多幾分勇氣, 就足夠了吧.

皇帝的血淚, 染在她的絲襪上, 彷彿一只纖細瘦小的血手印.

4 則留言:

CHCOOBOO 提到...

XDDDDD

The R 提到...

本來應該要寫溫馨的故事,
然後小抱枕送巧克力給米店的...

不知道為什麼就壞掉了.

赤い角のヴァルハラレギオン 提到...

這個劇情發展是怎麼個回事...

The R 提到...

米店老闆最後的話...